汽车业丛林淘汰:政策“收紧”与“开门”间,巨变将在两年内发生

按照政策设定,未来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施过渡期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的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这是政策的一次“开门”。实际上,今年政策的“开门”又何止于此?

美国电动车公司特斯拉7月份就已经敲定将在上海独资建厂,开启外资电动车公司在中国独资建厂的先河。特斯拉已经在上海获得了超过一千亩的土地,建厂的事情几乎敲定。而除此之外,今年以来进口汽车关税下降、放开外资电池厂商限制条款,一系列更加开放的产业投资政策让今年国内汽车行业进入全新的开放发展期。

在关税上,从今年7月1日起,汽车整车税率将从25%降至15%,汽车零部件税率将降至6%。降税措施成为整个进口车行业最大的利好,但是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产地为美国的进口车关税则被提升至40%,这让凯迪拉克、林肯、福特、Jeep等美系进口车面临着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关税政策的一松一紧,市场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

更开放的环境在新能源零部件,包括新能源动力电池行业同样发生。此前两年日韩等动力电池巨头基本被排除在《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目录之外,特别是三元锂电池一度被禁,这为国产的比亚迪、宁德时代等电池企业提供了占领市场的绝佳机遇。而今年5月份,这一对外资电池的限制悄然解禁,三星、LG化学、松下等厂商正式回归中国市场,重新开始在中国投产。对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零部件而言,压力不小。

更多的“收紧”也在继续,部委念出的“紧箍咒”让整个行业逐步在进入规范健康的发展之中。《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发布,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生产企业,其余项目下放地方,虽然看似更容易审批,但政策对新能源汽车新资质审批做了更多要求,包括监管和地方消费匹配,同时还增加了问责制度。这是一个有松有紧的政策,但更多的其实是“收紧”。

政策的影响力还体现在更多的方面。伴随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的大潮涌来,国内多地开始兴建智能汽车测试基地。北京、长沙、杭州、武汉等城市意图争夺智能汽车技术高地,各地不断向车企和科技公司颁发测试牌照,让自动驾驶热再添一把火。2018年,可谓汽车行业政策激烈波动的一年,而今年恰恰也是汽车行业发展的一个分水岭。

剩下的两年时间成为一段重要的窗口期,整个汽车行业也将在此期间完成波澜壮阔的结构性调整和升级。

文章出处经观汽车